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
地大人

李长安校友

发布者: 027-67883684        发表时间:2015-03-18 00:55:46        浏览次数: 5421

 李长安:“我喜欢‘犟委员’这个称呼” 

参政议政不能只追求数量的多少,更要注重质量。李长安最看重的是所提建议对解决问题具有现实性、前瞻性,对长远规划、宏观决策具有参考价值,即建言要有超前意识。

在媒体眼中,他是个“犟委员”;在公众眼里,他是个“百姓委员”。说他“犟”,是因为他能够为一件事情执着多年建言;称他为“百姓委员”,是因为他经常关注老百姓切身利益,说老百姓想说的话。他就是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地球科学院教授李长安。

李长安说,他喜欢“犟委员”这个称呼。回顾自己20余年的履职经历,他说,做好工作就是从这个“犟”字里来。一要“强”,有强烈的社会责任心和使命感、强烈的参政议政热情,不断增强参政议政能力和水平;二要“牛”,要脚踏实地、深入调研,提出问题要言之有据、给出建议要言之有物,说到点上;三要“犟”,认准一个问题要持之以恒地建言。

犟,是一种坚守

这些年究竟写了多少提案、建议、信息、调研报告,李长安没有认真统计过,但从每年武汉市两会、湖北省两会上的委员提案统计来看,他的提案件数总是名列前茅。去年,他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提交了6件提案,今年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5件提案、2份大会发言。

李长安认为,参政议政不能追求数量的多少,而要注重质量。他最看重的是所提建议对解决问题具有现实性、前瞻性,对长远规划、宏观决策具有参考价值,即建言要有超前意识。 

2012年,“中三角”成为热议话题。“中三角”指湖北、湖南、江西三省构建以武汉、长沙、南昌为核心的长江中游城市集群。2012210日,长江中游城市集群三省会商会议在武汉举行,三省共同签署了“加快构建长江中游城市集群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决定抱团发展。为此,“中三角”的概念正式被上升为区域战略,引起广泛关注。李长安是较早提出这一概念的人之一。

早在10年前,李长安基于鄂湘赣三省在地理环境、资源禀赋、交通条件等方面具有的对称性特点,以及武汉、长沙、南昌区域增长极所构成的三角形结构,在相关学术研讨会上提出了“长江中游流域自然环境对称性及其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的观点,并在相关刊物发表多篇论文;20031月,他正式形成了“建设中国中部经济‘金三角’刍议”的建议;2004年,他又在湖北省两会上提交了《加强中部区域联合,共促中部经济崛起———鄂、湘、赣联手打造中国经济第四极———“中部金三角”》的提案。之后,他还从交通成网、产业布局、信息共享、科教一体、生态环保等多方面对“中三角”建设提出具体建议。

10年后,这个在当时并不为众人熟知的观点变成了现实决策。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叶青的话说:“一个搞地质的学者,能提出这样的观点,了不起!”李长安笑着说:“为此,我经过了10多年的等待!”

2000年开始,李长安先后任第九届湖北省政协委员、第十届湖北省政协常委,第十二、十三届武汉市人大常委。一般的言不建,不建一般的言,建言不一般———这始终是李长安坚守的信条。

他关注改革。在今年武汉市两会期间,他提出的“关于建立权利清单制度,依法公开权利运行流程”的建议与其他6人的建议并案,列为武汉市人大“一号议案”。2012年,武汉市治庸问责面临很大阻力。当年的市两会上,他向武汉市委送上“一副对联”———上联:治庸风暴,让风暴更猛烈些;下联:城管革命,将革命进行到底;横批:纠官风,正民俗。市委书记对此发表看法说:“对联我记下来,一定按照市民的希望去做,治庸问责义无反顾,今后电视问政从一年一次改为半年一次。” 

他关注发展。围绕调整产业结构,2004年,他提出的关于文化产业与文化经济的建议被选为湖北省政协全会大会发言,引起社会关注。这两年,他就武汉市武昌区“昙华林”老街城市文化保护和利用问题,列举的大量翔实资料、缜密的论证和规划设想得到武汉市长唐良智的赞许。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他也关注教育。他在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了“加强我国科普工作,提高全民科学素养”和“安全教育进课堂”的建议,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的“将促进个性发展写进我国的教育方针”的建议,受到媒体关注。他为大学生创业问题进行调研后,提出了鼓励依托武汉各大高校建立各具特色的大学生创业街,为大学生提供创业载体的建议,得到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的肯定。

犟,是一种投入 

李长安说,自己的时间分配是:1/3教学,1/3科研,1/3参政议政。他说,参政议政需要舍得投入时间、体力和精力,要把教学的热情和科研的严谨投入到参政议政工作中。正因为有了这份履职热情,他还获得“湖北省民进双岗建功会员”称号。

参政议政如何才能出精品?他的心得是,脚踏实地,深入调查。他为提出湖北地质遗迹保护与地质公园建设的建议,不仅考察了本省,还到周边的河南、安徽、江西和湖南等省进行了考察调研。他就“汶川地震救灾”提出的7条信息,来自于他两次深入灾区现场进行实地调查的成果,有5条被全国政协、民进中央采纳。为写出“梁子湖生态环境保护”的建议,他驾车三进梁子湖调查…

有段时间因工作原因,李长安经常坐709路公交车上下班。有一次,一位外地乘客问他湖北省博物馆怎么没有站名,应该在哪一站下?这一问,让李长安开始关注武汉市的公交站点命名问题。为看站牌,他经常坐公交车全城转,结果发现,武汉市公交有至少一半的站点命名不太合理。为此,他写了份《城市公共汽车站名应坚持“以人为本”》的提案,并连续两年呼吁,最终推动武汉公交站命名问题得以解决。 

很多人知道武汉是百湖之市,但武汉“名山汇聚”却鲜有人知。武汉既有锁大江的龟山、蛇山,也有知名学府所在的珞珈山、喻家山,还有风景迤逦的磨山、木兰山、九峰山、龙泉山等。据统计,武汉市共有大小山体500余座,与100多个湖泊相伴,山水相映,景致天成。但随着城市建设加快,城内的山体正在遭受破坏。李长安专门对此问题花了大量时间开展实地调研,了解并拍摄了大量武汉市山体严重破坏的照片,连今年元旦假期也没休息。 

掌握许多翔实材料后,他在今年武汉市两会上,提出了关于加强山体保护的建议,并得到46名代表联名。市委书记阮成发看到建议后说,这个建议太重要了。而李长安关注山体的心愿没有就此了结,他说,将来退休了要给武汉市每座山建立档案。

犟,是一种坚持

提到李长安,常有人说,这个人就爱“挑刺”。然而就是这个“犟”劲,让他深受群众喜爱。今年参加全国两会期间,一名武汉市江夏区农民打电话找到他,说现在农村食品安全问题严重,请他在全国两会上呼吁一下。李长安得知情况后,专门打电话到他曾经下乡的农村询问相关人员,了解到当前农村食品安全确实存在监管不到位等问题。由此,他花了3个晚上的时间完成了《农村食品安全不应成为被遗忘的角落》的提案。 

《长江日报》在今年全国两会专栏中,连续刊登了李长安委员的“两会日记”。十天里,他写了《报告哪里掌声最热烈》、《委员最关心三大话题》、《教育投入重点转向农村》、《长江中游城市群内应有文化认同》等10篇日记,通过生动的文字展示了全国两会期间委员们的履职情况和生活点滴。 

李长安的“犟”劲还体现在,只要是他认准的问题,当年提出建议后没得到重视,他会连续提。在他的履职生涯中,有这样一组数字特别引人注目:连续6年建议发展武汉珠宝文化城,连续5年建议城市交通问题,连续9年不断呼吁发展旅游业……而针对武汉市湖泊保护问题,他锲而不舍连续建言了10年。 

多年来,李长安持续关注生态保护问题。从关注长江、武汉东湖生态,再到汤逊湖、梁子湖保护,他倾注了大量心血,先后从湖泊保护立法、湖泊生态特区建立、湖泊五位一体保护模式、湖泊管理等方面提出许多建议。他经过多年调研形成的有关武汉湖泊面积变化、原因及对策的报告,被武汉市领导要求作为各部门负责人学习资料。他建议设立长江日,保护母亲河,禁止一切单位和个人向长江及其支流排污,以提高公众保护长江环境的意识,引起网民热烈反响,他也因此成为中国第四届“母亲河奖”入围候选人之一。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看到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快长江经济带开发后,他建议把长江经济带作为我国生态文明示范区来建设。李长安说:“长江经济带占据了我国经济总量的65%,人口4.2亿,如果长江污染了,中国的问题就大了。”

李长安关注湖泊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歇。他告诉记者,梁子湖作为湖北省水域面积第二的湖泊,是武汉城市圈的重要生态屏障和战略水源地,目前梁子湖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如不引起重视,将来就要付出昂贵代价。他说,虽然以前对梁子湖做了大量调研和建言工作,梁子湖的保护依然任重道远,但不管遇到多大阻力,他都要积极建言,使梁子湖得到有效保护。 (2014-6-24 《人民政协报》)